構建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防疫機制  浙江頻道

構建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防疫機制 浙江頻道

时间:2020-02-12 06:5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原標題:構建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防疫機制

學校是特殊的人員密集場所,學生具有基數大、多群居等特點,是傳染病易感染人群。面對各種重大傳染病的威脅,各方應群策群力,構建校園應急防疫機制。

新中國成立以來,隨著各級各類傳染病預防體系的建立與完善,我國傳染病總發病量整體呈降低趨勢。近年來,非典型性肺炎、甲型H1N1流感、人感染禽流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等重大傳染病相繼出現,給我們帶來了深刻教訓,同時也對縱深推進我國新時代健康衛生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據教育部統計,截至2018年,全國共有各級各類學校51.88萬所,各級各類學歷教育在校生2.76億人。學校是一種特殊的人員密集場所,學生具有基數大、多群居等特點,是傳染病易感染人群。面對各種重大傳染病的威脅,我們應著力建構校園應急防疫機制。

校園重大傳染病防控形勢嚴峻

據《衛生學大辭典》,病原生物感染引起的疾病稱為感染症,感染症中有人傳人或由動物傳給人以及相繼傳播的感染症則稱為傳染病。較一般傳染病而言,重大傳染病更具有突發性、未知性、致命性等特征,一旦暴發,傳染力強、傳播范圍廣、人群易感性高、致死率高且應急治療措施十分有限。歷史上,鼠疫、霍亂等傳染病都曾給人類社會發展帶來巨大損失和災難性影響。新近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則是現實版的教科書,催人警醒。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發生后,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習近平總書記多次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把疫情防控工作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來抓。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還提出了“加強公共衛生防疫和重大傳染病防控”的具體要求。作為特殊的人群密集場所,學校一旦發現重大傳染病,如果沒有快速處置,極易久“病”成“疫”,造成人員傷亡、心理恐慌、教學秩序混亂等不良影響。新近突發的重大傳染病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目前確診病例包括來自學校的學生群體。當前,校園重大傳染病防控形勢嚴峻。

構建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防疫機制迫在眉睫

探索構建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防疫機制,是維護學校正常秩序、保障學生學習生活的現實需要,更是國家重大衛生疾病防控的重要組成部分。當前,校園防疫形勢不容樂觀。

學生疾病防范意識有待提高。據中國科普研究所等相關數據,2018年包括學生群體在內的網民搜索“健康與醫療”方面主要包括“癌”“腰間盤突出”“纖維瘤”等治療疾病范疇,輕視對重大傳染病預防的關注與搜索。據新聞媒體報道,“非典”時期教育部發布了限制高校學生離校通知后的第二天,在北京飛往長沙的某航班上,231名乘客中有九成是匆忙逃離的大學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傳播蔓延過程中,安徽省境內5名大學生與來自疫情重災區湖北武漢1名大學生聚會,6名大學生最終全部確診……這些事件凸顯了學生重大傳染病防范意識和整體科學素養不高,校園傳染病防控工作不容樂觀。

法律法規可操作性亟待加強。《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等相關法律法規對於傳染病預防、疫情控制等方面有明確規定,《學校衛生工作條例》《普通高等學校傳染病預防控制指南》等也對學校在傳染病預防、健康教育、醫護配備等方面有支撐性規定。但因這些法律法規的可操作性有待增強,各地在落實過程中與規定時有脫節﹔缺少監管方法、責任劃分、事故追究等責罰和細化規定,致使各級教育部門、學校落實難度較大。

健康教育保障力度急需強化。大中小幼各階段學校如果輕視傳染病特別是重大傳染病預防的知識科普,將致使學生預防意識和應急自救能力欠缺。相關資料顯示,全國統一的傳染病防控教材尚屬空白,部分地區、部分學校還佔用包括傳染病防控在內的健康教育課時﹔除北京、上海外,很多省份為學校配備專職衛生技術人員的比例不足。另外,醫科大學以外的高等院校,盡管擁有豐富的教育資源和強大的研究能力,但是在校園重大傳染病防治方面的研究成果少之又少。

探索構建高效有序的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防疫機制,迫在眉睫、意義重大。

構建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防疫機制要找好著力點

構建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防疫機制,可從以下方面著力。

構建規范的校園重大傳染病防疫預警機制。相關部門應提請全國人大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規進行修訂,對於校園重大傳染病的監管方法、責任劃分、事故追究等方面予以追加並細化,切實保障重大傳染病防控在責任上、效能上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教育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應在全國范圍內,特別是在偏遠地區,指導、督導大中小幼各階段學校建立規范化的校園重大傳染病防疫預警機制。具體來說,應成立重大傳染病領導小組,明確相關目標與責任﹔嚴格按照《學校衛生工作條例》《普通高等學校傳染病預防控制指南》等規定操作,將包括重大傳染病教育在內的健康教育納入教學計劃﹔按照學生人數600︰1的比例配備校園專職衛生技術人員,並定期採購和補給醫用物資等。

與此同時,各級教育部門應定期會同衛生健康、應急管理、公安等部門對大中小幼各階段學校開展重大傳染病應急演練,確保預警機制能夠決策迅速、啟動及時。此外,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等部門應當鼓勵科研人員開展校園重大傳染病的防治研究、傳染病知識教材的編寫及科普工作,進一步提升校園應對重大傳染病的預警能力。

強化全面的校園重大傳染病防疫處置能力。快速響應、集中精力、科學調度,是校園重大傳染病處置過程中的基本原則。學校突發重大傳染病后,相關部門應結合實際,科學研判、果斷決策,在最短時間內找到解決問題的最優途徑,通過隔離等手段控制重大傳染病疫情的蔓延和發展。與此同時,充分運用自身儲備的專職衛生技術人員等應急力量,展開必要的緊急醫救、防疫科普、疫情監控,並將校內情況通報所在黨委政府、職能部門及新聞媒體、行業協會,尋求外部醫療、物資等方面的援助。在此過程中,強化信息披露與心理輔導,消除由於不當謠言帶來的學生恐慌。此外,如果疫情發端於寒暑假期並持續蔓延,可以採取延長假期的方式,讓學生錯峰返校,確保源頭治理,確保假期后學生返校無交叉感染﹔探索常規課程網絡教學的方法,減少並消除進一步在校園傳染擴散的可能性。另外,教育部門還可以採取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探索購買民營教育機構的重大傳染病預防等應用型網課並免費向學生開放。

健全完善的校園重大傳染病防疫評價體系。世界衛生組織相關專家曾提出,到21世紀中葉,沒有任何一種災難能像心理危機那樣給人們帶來持續而深刻的痛苦。重大傳染病會給學生心理造成一定的不良影響。要為受到重大傳染病侵襲的學校開展心理健康教育,確保能夠幫助學生重新建立或恢復到重大傳染病暴發前的狀態,使之能夠正常生活與學習。定期或在重大傳染病疫情結束之后對大中小幼各階段學校重大傳染病常規防疫成效進行問卷與實地調查,並通過各種形式對校園重大傳染病應急預警能力、處置能力以及軟硬件條件等方面作出評價,倒逼強化自身應急防疫體系建設,更好地服務於校園傳染病防控工作的長足發展。

(作者單位系中央民族大學,作者系工業和信息化部全國應急產業聯盟理事、成員專家)

(責編:王麗瑋、張麗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