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特智能主业是贴牌代工,“智能”或名不副实

酷特智能主业是贴牌代工,“智能”或名不副实

时间:2020-01-10 10:5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酷特智能”)自称是一家主要从事个性化定制服装的生产与销售的创业板拟上市公司,其主要市场为中国和北美。2019年5月24日,酷特智能更新了IPO招股书,公开发行数量6000 万股,募资4.18亿元,主要用于新建工厂、仓库、大数据及研发中心。

名为“智能”,实为代工厂商

据公开资料显示,酷特智能原名青岛凯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个性化定制服装的生产与销售,主要市场为中国和北美。该公司的服装定制业务主要分为三个板块,ODM贴牌代工、个性化定制、职业装。公司个性化定制业务包括酷特云蓝Cotte Yolan、红领RED COLLAR和瑞璞R.PRINCE三个品牌,职业装品牌为红领。除此之外,公司还“基于大规模定制生产的丰富经验,向其他企业输出工厂升级整体解决方案”,并向国内相关传统制造企业“传授”这种模式的整体改造方案及技术咨询服务。

2016年到2018年,酷特智能营业收入分别为4.19亿元、5.84亿元、5.91亿元,整体呈现上升趋势,但是从营业收入构成上来看,贡献最大的业务仍然是贴牌代工,报告期ODM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63.01%、73.77%、74.15%,而自有品牌(OBM)的营收占比仅为11.08%、9.06%、9.90%。

酷特智能以ODM业务为主,2018年贴牌加工占全部服装类加工收入的74.15%,而同期自有品牌(OBM)销售占比仅为9.9%。众所周知,服装行业中,贴牌代工是服装产业链条上利润较低的一环,上游的研发设计及下游的品牌,都要比贴牌代工的利润高出不少。

招股书显示,酷特智能报告期内的毛利率分别为37.90%、38.79%、36.28%,而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同期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9.40%、53.52%、54.12%,酷特智能的毛利率明显低于行业内可比公司平均水平。这可能与公司贴牌加工为主的经营模式有直接的关系。

从以上数据来看,无论是高大上的咨询业务,还是公司的OBM自有品牌定制化业务,都不是酷特智能的业务核心,而招股书中,公司称自身竞争力体现在自己积累了大量的版型数据,提升了生产效率,但是服装行业作为一个面向普通消费者的行业,竞争的重点在于创意及体验方面,酷特智能的线下销售占比极低,主要还是代工,无法和消费者做到深入的交流,对于一家服装企业来讲,这是个不小的弱点。

线下门店关门2/3,仅剩5家

酷特智能所在的服装行业竞争激烈,目前,进入到服装定制行业的传统服装企业包括:报喜鸟(002154.SZ)、希努尔(002485.SZ)、乔治白(002687.SZ)等。

服装行业往往都比较重视线下渠道的开拓,早期,酷特智能的主要渠道为线下门店。2016年年初,酷特智能在各大一线二线城市的核心商业区开业了15家体验中心,但是2016年当年新开业9家、关闭8家,此后公司两年关闭多家门店,且不再新开门店,到了2018年底,酷特智能的线下门店仅剩下了5家,其中4家在青岛本地,1家在北京。

对此,酷特智能在招股书中解释为正在调整发展战略,主攻线上渠道。但是从销售数据看,公司线上C端销售收入较低,且处于连年下滑的态势,2018年线上C端的收入仅有51.92万元,根据招股书中披露的2018年客单价1104.62元/人测算,全年线上C端客户下单数不到500。此外,酷特智能线下C端客户毛利率正在大幅降低,目前已从2016年的58.26%降至2018年的46.99%。

再将目光扩展到酷特智能整体业务情况看,2016年-2018年,酷特智能营业收入分别为4.20亿元、5.84亿元、5.9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80.35万元、6286.59万元、6273.02万元。2018年,公司业绩增长陷入停滞,净利率甚至出现下滑。也就是说,2018年公司从毛利率到利润都出现了下滑。

关联交易存疑,溢价收购亏损资产

再看公司的历史发展脉络,1995年,现酷特智能实际控制人之一的张代理,于青岛创立了红领集团开始从事服装成衣的生产与销售,90年代以来,中国服装行业发展迅猛,整体盈利状况较好,“红领”的发展也达到高峰。但是,2003年之后,服装制造行业竞争加剧、库存问题严重,服装行业进入下行周期。

随后,张代理在2007年成立了凯妙服饰(酷特智能前身),2013年开始以该公司为中心开展定制服装业务。

接着,张代理注销了红领集团,将凯妙服饰更名为酷特智能,开始对创业板发起了冲击,但是从红领集团到酷特智能的变化过程中存在不少问题。

为解决同业竞争、关联交易的问题,酷特智能在递交上市材料前曾做过三次收购操作:2014年11月收购酷特网定,2015年4月收购新启润、新启奥及红领集团的生产设备,2016年12月收购新源点。

酷特网定、新启润、新启奥的名义大股东为自然人吕显洲、张姗姗和刘琦,但根据招股书显示,实际上他们的股份都是替张代理代持的,红领集团为张代理个人持股90.09%的公司,张代理在这4家公司的实际持股接近100%

然而,上述交易的价格存疑,根据招股书显示,酷特网定收购对价为8360.22万元,该公司2013年净利润亏损38.10万元。而新启润、新启奥及红领集团生产设备的收购对价分别为1250.52万元、310.78万元和41.74万元,增值率分别为36.99%、61.91%以及36.32%。新源点的收购对价为1.57亿元。招股显示露,2015年新源点的净利润亏损36.22万元。

更让人困惑的是,在收购后不到一年酷特智能就分别在2015年5月、2017年5月注销了酷特网定和新源点。

不仅如此,招股书显示,酷特智能的实际控制人张代理家族等于2019 年 4 月注销了包括红领集团在内的13家公司,其中有多家与酷特智能存在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这些公司几乎全部处于亏损状态,近3年来的累计亏损已经超过了2亿元。

那么,IPO前溢价收购亏损企业和资产,是否涉及利益输送?这还需要酷特智能做进一步解释。